来源: ZAKER 哈尔滨

  原标题:他好心给邻居当担保人,差点儿倾家荡产

  好心给别人担保借款,不成想借款人 “ 玩失踪 ”,连当初抵押的房产也凭空 “ 消失 ” 了,一时的好心让胡保力直接背上了 35 万余元的债务。近日,在黑龙江高院指定哈铁中院执行城市商业银行诉王洪军、马丽莉、胡保力借款纠纷一案,面对法官,作为担保人的胡保力痛哭流涕,“ 我们就是普通邻居,这么多钱我得还到啥时候啊?”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帮邻居担保贷款

  4 年后成了被告

  王洪军、马丽莉是一对夫妻。2011 年 5 月,二人用双城区的两处平房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 18 万元。胡保力其实与这对夫妻并不认识,但也知道他们就住在附近,说来也算邻居,在亲友的介绍下,胡保力同意了为王洪军夫妻这笔贷款担保的要求。

  “ 当时以为有房子做抵押,而且房子价值超过借款,所以压根没想到会有什么风险。我哪能想到,银行一放款,他俩就开始拖欠利息。” 每每想起当初的冒失举动,胡保力就是一阵唉声叹气。

  2014 年,因到期未还款,王洪军、马丽莉以及胡保力被银行起诉至法院。在三名被告均未到庭的情况下,法院依法判决王洪军给付银行本息共计 19 万余元。未能履行还款义务的话,将依法对王、马二人抵押的房产进行拍卖或变卖。同时,判决担保人胡保力对王洪军上列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虽然当了被告,胡保力当时还是觉得,“ 就算他俩不还钱,还有房子做抵押,卖了就够还钱了。” 所以,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理成章。

  执行该案过程中,执行法官穷尽措施,也没能查到王洪军、马丽莉的下落,最离奇的是,人找不到,房子也 “ 失踪 ” 了——二人名下竟然根本没有抵押房产的登记信息。

  于是,还债的责任就全部落到了担保人胡保力身上。

  欠款本息 35 万余元

  银行账户全被冻结

  2020 年 4 月,黑龙江高院指定哈铁中院执行此案。此时,胡保力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银行账户均被冻结。面对王洪军、马丽莉下落不明、贷款利息已接近本金(欠款本息已达 35 万余元)的情况,执行工作还要继续进行。

  执行法官查明,胡保力是国企职工,名下有公积金,有工资收入,正常情况下,在查不到抵押房产时,完全可以采取划扣胡保力公积金和每月工资的方式执结此案。对此,胡保力表示,自己没有文化,只会写自己的名字,没想到给人担保会有这么大风险,希望法官再去查一查抵押房,因为 “ 那个房子就在那儿,我一直给看着呢。” 胡保力说。

  负责此案的哈铁中院审监庭副庭长王迪告诉记者:“ 作为法官,严格依法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是我的职责,但当时胡保力的处境的确是让人同情,与其执行他名下的财产,不如下大力气找到抵押房产,最大限度减少他的还债压力。”

  当初既然能办贷款,那么抵押的房产肯定还是存在的,如今查不到,那么很大程度上是被非法转移了,只要查到房产,就能有解决办法。王迪决定对 “ 失踪 ” 的抵押房产再次排查。

  找到失踪的抵押房

  担保人仍被执行 5 万元

  2020 年 7 月 6 日,王迪找到了王洪军夫妻当初抵押的双城区的房产,发现这两处房子确实 “ 可疑 ”。700 多平方米的大院极其荒凉,一看就是一直闲置的,转卖的可能性很小。为了追根溯源,王迪找来当初的房产抵押合同。按照合同中显示的房产土地证和土地号等信息,他多次赶往双城区,向胡保力、房产中心了解情况,结合实地走访和相关人士现场指认,终于找到了两处房产的实际位置,“ 最后我们查明,这两处房产没有登记信息的原因是由于行政区划变更,工作人员未能及时将房产信息与王某某、马某某二人关联。说实在的,找到房子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王迪说。

  最终,在执行法官的帮助下,这两套房产顺利登记。法院依法查封该房屋并进行拍卖。最后,银行同意以房抵债作价 30 万元。扣除拍卖价值,胡保力还需承担 5 万余元债务。将 5 万余元执行款交付法院后,胡保力感激不已:“ 谢谢你们,消除了我这些年的心病。”(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审结此案后,王迪法官提醒广大市民:生活中,大家都可能遇到亲朋好友找上门希望帮忙担保的情况,但有些担保看上去万无一失,实际在法律上仍然有漏洞。比如这个案子,房子当初至少值 30 万元,贷款 18 万元,在担保人看来肯定没事,大不了卖房子还债。但是,银行从打官司开始到最终执行,拖了六年,这六年高额罚息一天都没有停。最后,借款人找不到,担保人就得承担全额,35 万元,即使卖了房子也不够。所以,任何事都不是万无一失的,风险控制不住,就会严重影响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不是万不得已,千万别替人做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