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三旅游时在“开放麦”结识李诞从哈商大毕业后成全职脱口秀演员

  95后嫩江小伙赵有成在上海说脱口秀:让别人笑之前,自己先成为更快乐的人

  来源:生活报 

  网综《脱口秀大会3》正在热播,很多人对帅气的95后嫩江小伙赵有成印象深刻。这位哈商大毕业生讲脱口秀2年半,如今在上海当全职脱口秀演员。

  从北漂到沪漂,他努力着也迷茫着,站在聚光灯下,一边带给别人快乐,一边也在慢慢“治愈”自己……

  边旅游边“面试”

  赵有成出生在嫩江市农垦九三分局下辖的一个农场,父母都是农民。他们信奉“吃苦教育”,担心儿子不好好上学,曾带他去黄豆地干活,体验劳动的辛苦。没想到,竟然起了反作用。“我原本挺爱学习的,结果这一干,发现干活比写作业有意思多了,差点儿就不想上学了。”赵有成苦笑道。

  好在他头脑聪明,成绩一直不错。2014年,赵有成考入哈商大,学的是制药工程专业。其实,这专业不是他自己选的,当年报高考志愿时家里没网,他也没人能商量。一打听,跟高一的同桌考了同样的分数,便照着对方的志愿表,填了一模一样的。

  上大学后,赵有成原本打算考研,毕业后当一名老师。可偏偏在大三那年,他遇到了脱口秀。2016年暑假,他到上海玩,去看了脱口秀演出。跟大多数东北人一样,赵有成从小就喜欢喜剧,用他的话说,“以前省台成天播各种相声、小品,想不看都不行呀。我还爱看《今晚80后》,给节目投过稿,段子被采用过,当时挺自豪的”。

  他在上海待了一周,最后一天晚上在“开放麦”讲了5分钟段子,调侃了一下“魔都”。他以为的告别,其实只是个开始,台下被逗笑的观众里,就有他后来的老板李诞,俩人互加了微信。当时“笑果文化”刚起步,正四处搜罗脱口秀人才。赵有成后来才意识到,那天与其说是一场即兴演出,不如说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

  下班后去讲脱口秀

  2017年10月,赵有成开始北漂,当起了医药代表。他跟大学好友在通州合租,两个人住三居室的房子,就是单位有点儿远,在西城区。他每天早上耗在路上两个多小时:从八通线起点坐到八通线终点,之后再从1号线起点坐到1号线终点。

  渐渐地,赵有成觉得自己不适合做医药工作,于是又想起了脱口秀。从2018年1月开始,他和几个朋友下班后一起去说脱口秀。医药代表的工作通常下午二点就能结束,晚上演出前,他常跟朋友们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里写段子。

  演出地点在一家酒吧里,从周一到周五,赵有成每天晚上有两到三场演出,回家时往往已经11点了。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觉得虽然辛苦,但心情却是最快乐的,脱口秀带给他的快乐和成就感,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目标。

  2018年6月,拿到大学毕业证后,赵有成正式入职“笑果文化”,成了一名全职讲脱口秀演员。他不在乎收入,打算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想看看,这事儿到底能不能成”。

  当年9月,公司安排他去上海工作,除了演出,还做脱口秀培训,教新人写段子。

  把日子过成段子

  作家廖一梅曾说:每个人在本质上过的是一样日子,不一样的是心在感受什么。跟脱口秀同行们一样,赵有成总能发现生活中的槽点,把日子过成段子。记者采访时,他的手机备忘录里已经存了429个段子,无论吃饭、坐车、买菜还是唱K,每次遇到好笑的事,他就随手记下来,有时发到微博上,有时写进脱口秀的文稿里。

  从赵有成的段子里,你能看到很多普通青年都有的“选择恐惧症”——“出门去买菜就五分钟,我选个买菜的BGM(背景音乐)得用十分钟。”

  他批评不做垃圾分类的室友,“为了躲避分类员不敢白天扔都在晚上去,小区安装了摄像头,每天晚上扔垃圾的时候都要戴着帽子和口罩,拎着一个袋子,武装得就像去偷垃圾的。”同时他也勇敢自黑,“中文名大多是有寓意的,有成的意思就特别清楚,一目了然,表达了一种美好的祝愿:一无所有,一事无成。”

  他调侃“花呗、借呗的软件名字太有诱导性了,应该改成欠呗、还呗,依然描述了软件的主要作用,还能帮年轻人克服一下消费的欲望。”偶尔也会无奈地吐槽:“火车站的自助取票机和人脸识别检票,所有人都会用,只有排在你前面的那个人不会用。”

  他不懂“几万块钱零件的乐高和我妈的电视墙十字绣有啥区别?”,感慨“小时候写日记是一份作业,需要交给老师批阅,搞不清楚老师当时打分的,到底是我的日记还是我的生活。”

  返乡探亲也能随手写个段子,并能让大家产生深深的共鸣:“每次回哈尔滨,一定会听到‘你多吃点儿这个,上海没有这玩意儿’,回到老家县城,‘你多吃点儿这个,哈尔滨没有这玩意儿!’那上海和哈尔滨到底还有啥玩意儿?给我的感觉就是,城市越发达,物质就越匮乏。”

  由于每天输出太多,脱口秀演员普遍会有枯竭感,赵有成也一样,他自我反省,“写不出来其实是忘了‘充电’。”尽管改稿是常态,有时候写完不满意,他必须删掉一半,甚至全篇只留两句话。但他仍然觉得写段子很快乐也很有成就感,因为每个人都挺不容易,“不知道能帮什么忙,只希望大家在困难的时候,也有机会笑一下。”

  幸运与迷茫

  大学毕业才两年,赵有成不仅成为了知名脱口秀演员,还站上了令人瞩目的舞台,在微博上拥有15万粉丝,坐地铁偶尔被人拉去合影。

  然而,他说“幸运是真的,难受也是真实的”。生活的吊诡之处在于,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人,往往不知道如何取悦自己,这一点在喜剧演员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赵有成曾经转发过一条微博:“脱口秀和励志演说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沮丧的人在话筒的哪一侧。”时隔数月,他已经忘了当时的“小情绪”,但以前从来不失眠的他,渐渐变得睡不着了。

  跟所有公众人物一样,他的优点和不足都被镜头和互联网无限放大了。因为曾经在节目里介绍自己是“嫩江县脱口秀天王”,他被一些网友狂怼“丑化家乡”——他不知道嫩江改市了。赵有成心里委屈,“我都两年没回家了,我的身份证上写的还是县呢”。也有人说他不像其他脱口秀演员那样善于“打开自己”,他承认自己有点儿内向敏感,对亲密关系缺乏了解,“我今年24岁,有18年时间都在外面上学、工作,我真正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很少……”

  赵有成很有喜剧天赋,但他周围聚集着国内最有天赋而且最努力的一群人。骨子里的好强,让他变得越来越容易为难自己。他坦言,坚持下去的理由,从最初的热爱一度变成了“我不干这个能干什么呢”,用了好长时间,他总算自己想明白了,“其实干这行是因为我喜欢,如果有一天不喜欢了,我可以转身就走……”

  赵有成曾经希望能成为周奇墨和呼兰,现在他更想成为自己,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好,“以前觉得,活着不就是在做自己吗,后来发现做自己其实挺难的。你可以不停地向别人介绍自己,但别人是否真正在意呢?”

  讲脱口秀两年半,赵有成在线上线下逗笑过数不清的人,不过,这次这个年轻人决定“自私一回”——在让别人笑之前,自己先成为一个更快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