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富翁求助:我养仨女儿,可谁都不养我!

  很难想象,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个有些邋遢的瘦小男人曾经是一个身家数千万的富翁,更没想到,曾经为博红颜一笑豪掷千金的他,如今却要起诉自己的3个亲生女儿,而诉求竟然是要赡养费。4月19日,在哈尔滨市香坊区一民宅里进行的采访,让记者很意外……

  “她们现在个个有钱,可没一个愿意养我!”说这番话时,胡玉良的语气中夹杂着南方口音,也夹杂着些许的酸楚。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56岁的胡玉良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浙江农村,19岁那年跟着堂叔来到哈尔滨,到一老乡的工厂里当学徒工。胡玉良自视是个有心人,几年后拿着自己攒的钱扯旗单干,并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在商海里掏到了第一桶金,90年代中期,他就跻身百万富翁之列。

  早在来哈之前,胡玉良就在当地和一名叫于红妹的女人结了婚,直至3年后大女生出生前,两人才补领了结婚证。胡玉良初中毕业,而于红妹一天学都没上过,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外不认识几个字,但为人老实很能吃苦。胡玉良不在家的日子里,家里家外的都靠于红妹一个人操持。

  胡玉良坦言,自己和于红妹之间毫无感情可言,而和她结婚,无非就是为了生孩子,准确地说,是生儿子。一个只把妻子当成生育工具的男人,会如何善待妻子,可想而知 ……

  这边胡玉良苦盼儿子,可老天弄人,另一边于红妹接连生下了3个女儿。提及3个女儿,胡玉良的脸立即变了色。“老大老二都做买卖,可这些年没给过我一分钱,老三和她妈一起过,只给过我一万五千元租了现在的房子,我当年养她们仨,现在她们三个却不养我!”说到这儿,胡玉良哭了 ……

  仨女儿:他当年抛妻弃女,还有一个私生子……

  一边哭,胡玉良继续讲述自己的“不幸”。胡玉良说,2006年是他最倒霉的一年,因为他被一个同乡骗走了800多万元,随后更是厄运连连,干啥啥赔,到了2015年前后,辛苦积攒的家业已经所剩无几,而到去年年初,他连房子都没了。现在,只能靠手里最后剩下的几万元钱维持生计。正因为担心晚景凄凉,所以他才向3个女儿要钱,要求她们共同赡养,可3个女儿竟对他置之不理。

  3个女儿真的如胡玉良所说的那样,不念养育之恩,致生父生活窘迫吗?

  当天下午,记者最先拨通了胡玉良小女儿胡小雯的电话。哪知,胡小雯的情绪比父亲胡玉良还激动,这个哈尔滨长大的女孩普通话很流利,语气也很凌厉:“他就不配当父亲,他不仅对我们不好,还坑苦了我妈!”

  27岁的胡小雯说,她9岁那年跟着母亲来哈投奔父亲,可父亲却很少和她们住在一起。后来,她听说父亲在外面有过很多女人,还和一个四川的女人长期住在一起,大约2002年左右,那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胡小雯还说,母亲其实早就知道这一切,可敢怒不敢言,那些年没少掉眼泪,很多次想领着小雯回浙江老家。

  至于父亲今天为何如此落魄?胡小雯用了4个字进行概括——“咎由自取”!胡小雯说,父亲有钱那些年,对自己和母亲很抠门,只是每月给几千元的生活费,而对于其他女人,则出手阔绰,动不动就给人家买几万元的包、几万元的首饰。她还听说,父亲曾被一个女人的丈夫一次就敲诈了近百万元。而对于那个给他生过儿子的四川女人,父亲更是送豪宅送豪车,挥金如土。

  胡小雯说,父亲长期沉湎于异性之中,早已无心经营公司,家业破败是迟早的事儿。“他曾把财务大权交给一个女友,后来人家和另一个男人跑了,你说,他能好吗?”

  最让胡小雯气愤的,还是父亲对母亲的长久漠视。2009年,在3个女儿的支持下,母亲和父亲办理了离婚手续。

  胡小雯的话,在另外两个姐姐那里得到了证实。大姐胡小艳称,她和二妹从小就被扔在浙江,不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待见,受尽了白眼也吃尽了苦头,父亲那些年是寄回过一些钱,可都让奶奶截留了。长大后,她和二妹跟着各自的丈夫来哈做生意,现在,她们是都有钱了,但不会认这个“不近人情”的父亲。

  亲情裂痕无以修复 父女纷争该如何化解

  为了印证3个女儿的话,记者随即拨通了胡玉良的电话。电话另一端的胡玉良,沉默了一会儿,表示自己年轻时的确认识过几个其他女人,也的确和那个四川女人同居过一段时间,至于那个女人生的孩子,是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他不敢确认。而事实上,早在5年前,见自己越来越穷,那个女人就带着孩子回四川了……

  陈年往事无法查证,恐怕只有当事者心中最为清楚。话题转回父女之间眼前的纠葛,胡玉良称,自己已经聘请了律师要状告3个女儿,他要求每个女儿每月给付他2000元赡养费。“我的律师认为我要的有点儿高,可我不那么认为,当年花那么多钱养她们,现在,她们都有钱了,给我这点儿不算多!另外,将来我生病住院了,她们都得管!”此时,胡玉良的音调陡然提高了。

  父亲一心想通过打官司为自己赢得生活保障,那么,3个女儿会如何反应呢?当记者与胡玉良的3个女儿一一通话时,她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愿告就告,法院判给多少就给多少,但绝不同意调解,判决前也不会给他一分钱!”

  采访中,胡小雯告诉记者,父亲私下里多次给她打电话,求她做一下母亲的工作,他想和母亲复合。胡小雯转告时,母亲使劲儿地摇头,还用家乡话警告她;“如果再提这事儿,我就不用你养了,我一个人回老家!”(文中人物为化名)